所有现代金融体系的惨痛现实面是,随着规模的扩大,它们累积了一种需求,或者至少是一种愿望。这是由一些参与者的疏忽或是参与者的阴谋在市场中盛行而导致的反复崩坏的结果。

所有现代金融体系的惨痛现实面是,随着规模的扩大,它们累积了一种需求,或者至少是一种愿望。这是由一些参与者的疏忽或是参与者的阴谋在市场中盛行而导致的反复崩坏的结果。

人们可以合理地辩论监管的需求、范围和效力,但不能否认其存在性和主轴政府执行的热忱。然而,随着世界的全球化和现金变得数字化,所有监管机构面临的挑战是双管齐下的。

首先,在处理司法管辖区的情况下,哪一套监管规定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威斯特伐利亚主权的过时概念在一分钟内触及三十个国家的单笔交易中就得以溶解。其是否应该成为最具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角色?

第二,隐私技术的改进创造了一个数字军备竞赛,越来越难以理解是谁参与了交易,更别说拥有一个价值的特定商店。在一个可以控制数百万美元资产的世界里,唯独秘密的持有一组12个字组,别无其它,你该如何执行有效的监管?

像所有的金融系统一样,卡尔达诺协议在设计上必须拥有一个公平且合理的意见。我们选择在个人权利和市场权利之间进行分割。

个人应该永远独自拥有其资金,而不受强制或民事资产没收。这一权利必须得到执行,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政府都能被信任,而且不滥用他们的主权权力,可以看见在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腐败的政客独占为其个人利益。加密货币必须被贯彻为回避矛盾而刻意简单化。

其次,历史不应该被篡改。区块链提供了不变性的承诺。阻碍历史或改变官方记录的权力引入了太多的诱惑来改变过去,使一位或多位的特定参与者受益。

第三,价值流动应该不受限制。资本管制和其他人造墙缩减了人权。在尝试无效果行动之外,强迫图执行,在全球经济中,未发展国家的许多公民在其管辖范围之外流浪,以寻找生活工资,通常限制资本流动终究伤害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口。

这些原则指出,市场与个人截然不同。卡尔达诺设计师虽然相信个人权利,但我们也认为,市场有权公开说明他们的条款和条件,如果个人同意在这个市场进行生意运作,那么他们必须遵守这些为了整个系统完整性的目标之标准。

一直以来的挑战是成本和执法的实用性。传统制度中的小型、多管辖权交易的成本太高,在发生欺诈或商业纠纷的情况下,提供高度的追索权。当某者将他们的电汇送到尼日利亚王子时,通常想挽回自己的资金确需要更高的代价。

对于卡尔达诺来说,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在三个层次上进行创新。首先,通过使用智能合约,可以更好地控制商业关系的条款和条件。如果所有资产都是数字资产,只能用卡尔达诺结算层表示,就能取得强保无欺诈的商业行为。

第二,使用HSMs提供一个身份空间,其中个人身份信息不会泄漏,但尚未用于身份验证和证书参与者应提供给全球信誉体系,并允许进行更低成本管理的活动,例如具有自动化税收合规性的在线游戏或分散换汇。

最后,卡尔达诺的路线图是创建一个模块化调节DAO,可以客制化与用户编写的智能合约交互,以增加其可塑性、消费者保护和仲裁。这个项目的范围将在后续的文章中介绍。

Did this answer your question?